妈妈和未婚妻沦为他人胯下之奴06(2 / 2)

加入书签

的一声跪在了吴凡面前,我知道,这死小孩敢这么玩,肯定就不止这一份视频。

“您怎么样才能把我妈和未婚妻还给我,怎么样才能把这段视频删了?”。

我低着头,不想看他,连称谓都不知觉地变成了“您”。

“先把你的录音笔拿来”。

吴凡冷冷地说。

我听话地交上了手中的录音笔,他摆弄了两下,似乎格式化了里面的所有内容,接着说,“你妈和你未婚妻?还你?这个不可能哦。你现在要做的,应该是主动献上你的妈妈和未婚妻,然后满足我的一切要求,来恳求我不要把视频发出去吧?不然,嘻嘻,你以后的求职路可就断咯~你们家的人生也就彻底毁咯”。

他意味深长地笑着。

“我…我答应您,无论您说什么条件,我都会遵循,希望您不要把视频传出去”。

我彻底低下了我的头,虽然我很不甘,但是到目前为止这是我面前的唯一的出路。

“好吧,那首先,把衣服全脱了,裸着跪在我面前”。

“裸着?”。

我一楞,不由大怒,“你t我呢吧?”。

“玩你?对,我就是在玩你”。

吴凡年幼的脸上表情渐渐冰冷,“视频哦,而且这里很少有别人经过,又是晚上,我没让你去那边脱就不错了”。

说着,他向着公园大门那边努了努嘴。

我彻底绝望了,慢慢站了起来,脱下了上身的t恤和下身的短裤,露出了经过锻炼的健硕肉体,在一个少年的面前。

“内裤也要脱哦”。

“妈的”。

我骂了一声,但还是不情愿地脱下了身上的最后一块遮羞布。

这样,我,一个二十几岁的男人,在一个十几岁的少年面前完全,彻底不设防了。

只不过,让我有些不好意思的是,可能是暴露在外面的原因,我的肉棒竟然毫不争气地硬了起来!“看来,王哥也是个变态嘛,这样都能勃起”。

眼前掌握着我们一家生死的少年一脸鄙夷地看着我的肉棒。

“接下来,一只手握住肉棒,一只手捏着一只乳头,不要质疑,照着做”。

没办法,我只能照着要求做出这种姿势,然后,只见面前闪光灯一闪,我这羞耻的姿势便被彻底记录了下来。

“你在干什么”。

我脸一红,出声道。

“嗯?”。

吴凡眉头一跳。

我心一冷,不再做声。

“好的,那么,接下来,跪下,当着摄像头的面,说出你的献妻献母宣言吧,不过,要比这张纸上面只多不少哦”。

说着,他拿来了一张纸,让我看一遍上面的文字。

我一脸铁青地读了一遍这个纸上的宣言,吴凡也趁着这个时候准备好了摄像。

我闭上眼睛,深吸了一口气,对着镜头念道:“我,王家程,在此宣誓:一,我的母亲,林梦溪;我的未婚妻,宋婉玉,从今天开始,作为她们的儿子,未婚夫,我愿意将二位女士献给吴凡主人,作为他的性玩具,如果没有吴凡主人的允许,我未婚妻宋婉玉,母亲,林梦溪的骚穴,将作为吴凡主人专用性处理器。

二,从今以后,只要是吴凡主人对於二女的调教,我必须在一旁旁观,但是没有他的允许,我不能出现在女士们的面前,也不允许打手枪。

三,我,绿龟奴王家程,不得做任何让吴凡主人不开心的事。

四,此宣誓词永久有效,如若主人有任何想到的条款,可以任意补充”。

念完这屈辱的条款,不知为何我的心里反而松了一口气,“似乎就这么妥协也不错”我心想。

“那么接下来,该宣示主权了”。

吴凡顿了顿,又下了新的命令,“过来,求我,让我允许你为我口交”。

似乎念完这个奴隶宣言,我的所有反抗念头都消失了,默默用膝盖移到吴凡身前,随后整个人完全跪拜了下去,道:“请吴凡主人…”。

我还没说完,吴凡忽然打断了我:“唔……你未婚妻,你妈叫我主人都叫得我耳朵出茧子了,不想再听主人了,让我想想啊,既然我干了你妈,要不这样,你呢,就喊我爸爸吧”。

“妈的这死小孩,我诅咒他家迟早要跪”。

我的心里有一万头草泥马飞驰而过,但是不敢表露出来,只得无奈改口:“请……请爸爸让儿子为您口交”。

“哈哈,好的乖儿子,来,帮为父把裤子拉链解了,这跟肉棒就赐给你了”。

吴凡掐着腰狂笑。

我只得顺从地解开他裤子拉链,这一瞬间,一只完全出乎我意料之外的巨龙,混合着一股刺鼻的腥味,打到了我的脸上。

这是何等巨大的肉棒啊,我的肉棒虽然已经不算小了,但是眼前这根比我的大了足足将近一半,又粗又长。

我强忍着腥味,以及被强迫为同性口交的屈辱感,吞下了这根肉棒,回忆着婉玉以前给我口交的,为眼前比我小十几岁的男孩,进行屈辱的同性口交服务。

“啊!乖儿子,做的不错嘛,我的宝贝儿媳第一次为我口交的时候,甚至差点没含进去呢。而且不得不说,你的口技和你老婆有的一拼,不去做鸭可惜了。

不过嘛,和你妈,还差那么点”。

他似乎想让我更加屈辱,在我卖力吞吐的时候,还用语言调笑我。

我大约光着身子吞吐了一二十分钟吧,吴凡忽然按住我的头,将他的巨根完完全全插入了我的嘴中(之前由於尺寸问题我只含了一半),那粗大的龟头甚至顶到了我的嗓子里,让我有些喘不过来气。

“这就是深喉么?”。

我强忍着窒息感,感受着巨大的肉棒在我的口腔中的抖动。

突然,一股热流从龟头中涌了出来,沖进了我的嗓子,我强忍着咳嗽,将那滚滚热流全部吞进了肚子。

“味道有点鹹”。

我甚至还在品味着眼前这个男孩,的精液。

我下贱地张开嘴,向着吴凡展示自己一滴没漏,将他的精液全部喝了下去。

“儿子做得好,比你老婆强多了,你老婆当初在吃爸爸精液的时候,一口都没喝完,没办法,我只能惩罚她喝了自己婆婆一泡尿了。话说儿子的你喉咙,和你老婆的骚穴有的一拼耶,为父很喜欢”。

吴凡评头论足了一番,像摸小狗一样摸了摸我的头。

摸了两下后,我不着痕迹地闪开了他的手,问道:“现在行了吧,我们是不是该回去了?”。

“啪”。

他忽然闪了我一耳光,“怎么跟长辈讲话的?”。

“妈的,死小孩,以后要你好看”。

我只敢在心里骂道,但是嘴上还是服从地改口:“请问爸爸,您还有没有什么吩咐,没有我们是不是该回家了?”。

“怎么,你就这么想看你妈和未婚妻被爸爸调教?”。

他用脚踢了一下我早已因为屈辱坚硬如铁的肉棒,然后掉头往回走去。

“今晚就看爸爸怎么调教你的骚逼妈妈和母狗老婆的吧,哈哈哈”。

(待续)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